品德教育

15 十二月, 2013

《善行記者採訪系列》愛國心與公平的討論

B.品德教學活動 — 作者 bedby @ 22:24
愛國心與公平的討論
公平與愛國心,兩者看似不相干的議題,為何會放在一起討論呢?讓我們看看兩位同學與老師針對這兩個議題的討論吧!
胡書維:你好!我是六年二班胡書維。
許晨希:你好!我是五年四班許晨希。
胡:你會成為我的受訪者的原因是因為你很愛國,那你認為愛國的定義是甚麼?
許:就是喜歡自己的國家。
鄭志誠:喜歡自己的國家就是愛國嘛!因為愛就是喜歡的意思,國就是國家,所以愛國的人就會愛自己的國家和愛自己的家人?
許:如果將愛國兩個字分開解釋,那的確是這樣沒錯!
鄭:那你愛國家,別人的國家是不是國家?
許:當然,但是,是兩個不同的國家!
鄭:那你要不要順便愛呢?
許:順便?算是吧!
鄭:那麼愛國是不是除了自己的國家之外,其他國家,至於其他人都是你所愛的人囉?這種愛就是博愛!
許:應該是吧!
鄭:那你為什麼要討厭一個國家?
許:…(沉默)
鄭:這個問題很尖銳,但我要讓你去思考這件事,因為我們會講一個人愛國家代表他有針對某一個國家喜歡,他知道它是哪一個國家,前提是你要知道你愛的對象!你先敍述一下當時蘇伯凱學長跟你聊什麼?(兩位於記者訓練中討論到中韓體育競賽的爭議問題)
許:就是他先跟我說:「你知道跆拳道的選手受傷…被裁判判不行比賽了!」然後又說…
胡:你認為這樣公平嗎?
許:之後我說不公平,因為我認為裁判應該要問清楚他受傷的原因。裁判應該要弄清楚受傷的狀況,是否因為甚麼原因違反了什麼規則,而不應該直接用”他們是地主國”而否決選手的抗議!
鄭:那你們將心比心,今天我們去外面比賽,裁判是其他國小的,他對你判決不公平,你的感覺?
胡:這個問題我可以說說我的經驗。因為我們班有去比樂樂棒球比賽,其中也有受過裁判不公平的待遇,但是老師有去跟裁判申訴,才讓裁判重新判決。那麼我想問晨希一個問題,既然你認為裁判判決不公平,那你認為裁判是否也有他的苦衷?還是換個角度想,裁判可能公平的判決每一件事情嗎?
鄭:兩位的共同經驗都是樂樂棒球賽,六年級這個班出去比賽時,一定遇過許多裁判,裁判不一定都認識我們,有時贏,是因為裁判;輸,也是因為裁判,當你贏的時候,你應該不會質疑判決;但輸的時候,你可能就會質疑裁判的公正性!因此,在任何比賽中,一定會有輸方和贏方,任何的輸方都可能會質疑裁判,除非他打從心底認同裁判的判決。可是當遇到很有爭議的判決時,像你剛剛講的那名臺灣選手,讓教育部部長去抗議,為什麼要把事情搞得這麼大?是因為臺灣長期在世界舞台上一直被別人瞧不起嗎?那如果是你呢?你的感覺?
許:我會覺得很生氣,也覺得他這樣歧視我們,讓我很…氣憤!
鄭:你被歧視,你除了生氣,你還能做什麼事?
許:…
鄭:你會發現你什麼事都不能做,因為他是裁判!事實就是,永遠都要有人當被罵的裁判!我沒說那件事裁判是對的,但這其實是對於公平的爭議!這社會吵不完的也是公平爭議!請問公平誰定義?像現在的臺灣,一直認為自己受到不平等待遇,但是我們有沒有做什麼事情讓別人不敢侵犯我們?你的愛國心,其實可以用在這裏!我們都需要認清一件事實,當發生一件事情時,臺灣人只會一直抗議的時候,其實依舊不會有用,除了抗議,我們還能做什麼?充其量只是讓你發洩情緒而已!但是換個角度想,要一個國家向另一個道歉,是一件很嚴重的事!因為這樣就代表他承認他們錯了!所以我們需要用理由來說服對方,當你覺得這件事情不太公平的時候,你得想出一個辦法說服對方,搜集所有證據,使對方啞口無言時,你就贏了!!這就是我們可以做的事。
討論:鄭志誠、胡書維、許晨希
 整理:胡書維


迴響

Powered by LifeType